開學在即,煙臺大學占座大戰正“硝煙瀰漫”。為了占座,提前返校的大學生們絞盡腦汁:有人用膠帶將課本課桌粘在一起,有人用膠帶把板凳和課桌粘在一起,還有人將桌椅板凳用鐵鏈鎖起來。有的同學因為占座發生口角,甚至發生肢体衝突。兩棟五層教學樓的所有教室都已經被占座大軍“攻占”〃2月20日膠東在線)
  大學生“占座”其實不是什麼稀奇事,但是用如此偏激甚至有點“野蠻”的方式搶占公共資源,就有點“稀奇”了。
  早在2010年,煙臺大學就曝出“奪位大戲”。因為考研人數激增,煙臺大學提供的自習座位變得“僧多粥少”,不少大學生要“占座”才能有學習的一席之地。然而,據瞭解,煙臺大學提供的自學教室座位有5000之多,完全可以滿足上自習需要,那麼“座位都去哪兒了呢”。“一人占多座”,“占座又不來”,導致很多同學沒有座位,更加刺激了占座“熱情”,如此惡性循環,“占座”之戰持久不衰。2011年清明期間,煙臺大學發佈了《關於規範教學樓管理秩序的通告》,併發起“文明自習、拒絕占座”的倡議,以此試圖終結奪位“持久戰”。
  時至今日,煙臺大學的座位“爭奪戰”並未平息,還有越演越烈之勢,大學生用這麼粗暴的方式占座,究竟打了誰的臉
  首先,占座者多為即將考研究生的大學生,在接受了十幾年的教育之後,用知識分子形容這群人不為過,但是,你再看那用膠布、鐵鏈捆綁占座的“野蠻”行徑,著實讓人唏噓不已。且不說知識分子的斯文與儒雅,單說為了一個“座位”,就輕易丟掉公德、公平、分享等最起碼的善美觀念,不惜“動粗”,著實讓人概嘆:考研雖不易,丟“人”就簡單嗎
  再者,2011年煙臺大學因“占座”帶來的惡劣影響遭到了學生投訴,發佈了《關於規範教學樓管理秩序的通告》,可是這《通告》不知是無字天書還是火星文,學生要麼不屑一顧,要麼置若罔聞,對學生沒有起到任何告誡和警示作用。一個學校連公共財物都管理不好,連學生在校內的過激行為都制止不了,是不是該打自己的臉
  最後,我們不妨追問一下大學校園的品德教育。大學生為了考研,爭先恐後去自習室自學,本是一件好事。但是粗暴的占座方式卻折射出心智教育的滯後。按理說,大學生的認知和價值觀已基本形成,但是,不能因為這樣就將心智教育停滯。前幾日復旦大學投毒案終結,高知分子卻製造人間慘劇,儘管占座性質沒有林森浩那麼惡劣,但是都同樣反映心智教育的缺失,正如《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意見》里提出的,要將其貫穿教育全過程,全過程就是沒有斷章,至此,我們的大學心智教育跟上了嗎
  文/爾東平  (原標題:校園“保位站”,打了誰的臉)
創作者介紹

大方包

zi93zinob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